文 | 一鸣
文 | 一鸣
全目录 | 【一路上有你】
全目录 | 【一路上有你】
上一章 | 一路上有你(45)

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大学里到处流连。去年跟牧小晴重游校园,我想起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毛玻璃,模模糊糊的,看不真切,这一次我终于看见毛玻璃后面的真实风景。我和牧小晴曾并肩走过校园的每一寸土地,一路走下来就像一个寻宝的过程。每一份陌生而熟悉的回忆都回味无穷,每一处留有回忆的地方都不忍离去,却又害怕错过下一站的珍宝而匆匆作别。

关于我和牧小晴的一切,我回忆起的事情越来越多,记忆的拼图越来越完整。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如此动人,每一点记忆的回归都增加一分落泪的冲动。

傍晚时分,我坐在情人坡上,一边揉着疲劳酸痛的小腿,一边大口喝着啤酒。当晚风和酒精相遇,它们会施加新奇的魔法,让身体感官换了一种触觉。

我大概喝了太多酒,眼前的世界一片摇晃,仿佛十一月的晚风再猛那么一点,我的灵魂就被它吹起来。我看清了牧小晴曾经的“梦境”,在“平行世界”中我们以情侣关系走过大学几年。去年在演唱会中看到的幻境,也变得真切起来,夜晚的月光变得明亮,我看见它照在我身前长发飞扬的姑娘脸上,那是牧小晴柔情似水的甜笑。

就在这个情人坡上,她轻吻我的嘴唇,又长又直的头发垂落下来,如同无声倾斜的黑色瀑布。

那时候她常常枕着我的大腿,笑对满天星光。她常叫我唱歌给她听,她最爱的歌是《一路上有你》,她说这是一种无怨无悔的爱情,就像她对我的感情。

“李维,你会记住我一辈子吗?”

“当然,我肯定会一辈子记得你。”

那一天我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,不觉得那是誓言,也不觉得那是多难的一件事情。

这一刻,当我想起这一幕,情绪失控,泪如泉涌。

我想记住你一辈子,可是现在我没有勇气把这句话再说一遍,我甚至不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再次忘记这一切。

“咦,你怎么哭了?”我的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。我猛地抬起头,在泪眼朦胧中看见牧小晴正笑吟吟地望着我。

仍是初见时的样子,身子前倾,双手撑在膝盖上。长发在晚风中浮动,红红的眼睛里带着几点泪光,也带着几分调皮的挑逗。

我猛地跳起来,将她一把抱住,“牧小晴你这个傻瓜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“你才是傻瓜,见不到我才是好事吧……”牧小晴抱着我的脖子,声音里有难以抑制的哽咽,像冰块融化裂开的声音。

“我不要醒过来,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我把她抱着更紧,生怕下一秒就见不到她。

她推开我,红红的眼睛里透出感伤和苦涩,“我从未离开过你,我一直在你身边。只是我不能时时出现在你面前。”她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坐下来,仍像从前那样,坐在我身边,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。

“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疑问,我先来回答你心里第一个问题吧,那就是,我是谁?你父母都以为我是你小时候的玩伴牧小晴,那个不幸身亡的小女孩。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牧小晴轻轻摇摇头:“严格来说,这并不是所谓的在天之灵。事实上,我跟林雪儿一样,都是被你创造出来的一个人物。只不过我的人物原型就是你记忆中的牧小晴,你小时候认识的第一个朋友。在她死去之后,年幼的你一直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。后来富于想象力的你决定玩一个游戏,在你想象的世界里牧小晴还活着。随着你练习得越来越多,你想象的世界越来越真实,最后真假难辨。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,你感觉到安全和愉快。对你来说,它就是一个精神乐园。”

“之后,每一次当你感到极度痛苦,你的潜意识都会重新开启这个想象的世界;而当你渐渐平静下来,直到你的潜意识认为你不再受到压力的伤害,它会把这个世界关闭。当你回到现实世界,真实的记忆会覆盖想象中的记忆。为了让真实和虚幻世界自然衔接,即便当你清醒过来,你还会知道一些虚幻世界的事情,但这部分内容会被改写。每一次在你清醒之后,你都记得牧小晴是你的红颜知己,她因为各种理由跟你相隔千山万水。”

周莉莉的猜想在牧小晴这里得到证实,我内心中最后一丝侥幸被无情杀灭。我沉沉地叹息了一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接着,再说说你想象世界中另一个重要的人,林雪儿。她跟我一样,同样是你创造出来的人物。牧小晴代表着你天性中随和自由的一面,林雪儿是你内心渴求完美的一面。高中时候,你因为成绩下滑而感到痛苦,那时候沦为差生的你绝不是心目中理想的自己。当你重新遇上周莉莉,她再次点燃你心中爱情的火花,于是你通过幻想完美的爱情来拯救自己。”

“当时周莉莉已经有了男朋友,于是你根据周莉莉的形象创造出林雪儿这个人物。林雪儿是一个尖子生,写得一手好文章——其实这些都是你自己渴望的特质,你得不到的东西都在林雪儿身上体现出来。同样地,后来当你打算全职写作,你创造出来的林雪儿也是一个渴求完美的人。不光在生活方式上,也体现在对作品的吹毛求疵。其实这都是你自己的问题,是你内心深处对完美的渴望。”

牧小晴转过脸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有没有发现,每一次林雪儿出现都会给你带来痛苦?”

“大概,是我追求了错误的东西吧。”

牧小晴把眼睛笑着弯弯的,轻轻拍拍我的肩膀:“这一次你总算开窍了。就像你说的那样,每一次当你追求完美,你都会感到痛苦,最后不得不回归随性。”

“说真的,牧小晴你能不能不要走?”我盯着她的眼睛问,“每一次离开你,我都会痛苦。没有你的日子,我真不知道要怎样生活下去。”

牧小晴轻轻摸着我的头顶,就像一位知心大姐姐对小孩子讲道理,“李维,其实你知道该怎样生活下去,只要你不再害怕,按你内心的渴望去生活。高中、大学、工作之后,每一次当你感到痛苦,你都需要通过写作来拯救自己。这些年来,你犹豫过这么多次还是没有办法放弃,那就安心写下去吧。那是你灵魂的渴望,不管放弃多少次,你最终还是会走回这条路上。你的内心清楚知道你真正需要什么。就像每一次我以朋友的身份出现,你都会忠于内心的感觉跟我在一起。既然这样的事实一再反复验证,你只要跟随内心前行。哪怕走在这条路上会让你吃一点苦头,哪怕没有人理解你,哪怕注定孤独,但这是最适合你的生存方式。”

牧小晴再次抱紧我脖子,把脸靠近我的胸膛,轻语呢喃:“你也发现了吧,你所创造的每一个女主角都带着我的影子。我从未离开过你,在你创作的每一个时刻,我都与你同在。”

“谢谢你,牧小晴,谢谢你……”

“你要感谢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。这些年来,他们为你付出太多了。多年以前你爸爸就跟你说过所谓的人生秘诀,在你很小的时候,他就把这颗自尊自爱的信念种子种在你心里。哪怕在你极度痛苦的时候,你也不会放弃自己。每一次当你痛苦万分,你都会默念着‘不要死’,这是我们相遇的‘咒语’。其实,每一次都是你救了自己,而让你坚持下来的力量,就是来自你父母的爱。好好回想一下,你会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我的脑袋里浮现出那一对年过半百的老人,岁月的风霜,内心的忧愁催促他们过早苍老。他们的爱从不言说,藏在每一个担忧的眼神里,藏在每一次假装的坚强之中。

回家之后,每次说起牧小晴,母亲都没有好脸色,那是她担忧着自己儿子何时才会再度康复,每一次抱怨的背后都是一次祈祷。一年多以前,当我打通电话跟父亲说要回家写作,他明显沉默了片刻。他沉默的理由不是我辞职写文这个问题,而是他知道牧小晴正跟我一起,他的儿子又犯病了。为了不让我受到刺激,在我犯病的时候他总是配合着我演戏。即便他知道全职写作并不容易,他也从不反对。当我在写作上陷入困境,我的每一次自我放纵他都默默看在眼里,却从不说破。

每一次我喝醉酒,父亲总会默默帮我收拾好房间。在电子书上线的那个夜晚,父亲在小公园找到半醉的我,听我说着跟牧小晴两年之约的醉话。将近六十岁的他,把我背回家。我还隐约记得当时的情景,他的呼吸听起来很沉重,每走一步路,都会喷出浓浓的白汽。他的背很温暖,让我想起很小的时候,母亲也是这样背着我,走在每一次求医的路上。夜晚的景象不停晃动,我原以为是酒醉的错觉,后来才明白,那是父亲拖着那一条伤了多年的腿,一瘸一瘸地背着我回家。


上一章 | 一路上有你(41)

“其实你的事情我很早就知道了,只不过之前我答应你爸爸,要对你保密。”周莉莉小心翼翼地说,似乎怕一下子说得太多我无法接受。

“那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?”

“也是你爸爸的意思。他昨天打电话给我,让我跟你好好谈谈这个问题。”莉莉轻叹一声,“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我已经犯过几次这样的毛病?”

莉莉伸出两个手指头:“我参与过的就已经有两次,高三毕业和大学毕业各一次,现在是第三次。”

“我出了什么毛病?”

有点奇怪,我发现自己对真相并不抗拒,就像是从一次感冒中恢复过来。除了有几分莫名的感伤,并没有太多难受的感觉。

“你爸爸曾告诉我,你在小时候经历过一次很严重的精神创伤,后来就不时出现这样的毛病,常常分不清幻想和现实。似乎有这样一个规律,当你处于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,你就会犯这个毛病。平静一段时间,你就会慢慢恢复。只不过,当你犯病的时候,你只会记得想象中的事情。就好像,如果我没有特意提醒你,你会一直认为去年11月见到的人是林雪儿。当你清醒过来,你也会慢慢忘记想象中的记忆。对你来说,你同时经历着两个不同的世界,有时活在真实里,有时活在虚幻里。”

“按你这么说,我现在还活在虚幻中吧……那么,你会不会也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物?也许真实世界里只有林雪儿,没有周莉莉?”我盯着周莉莉的眼睛问。

莉莉蓦地一愣,随即一笑:“是啊,照你这么说确实有这个可能。什么是真实,什么是虚幻,谁能说得清楚?”

莉莉望着窗外,失神感叹:“事实上,有时候我也觉得我看见的这一切也不过就是一场清晰的梦境,也会疑惑是否每个人看见的世界都不一样……”

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,陷入长久的沉默。我想起周庄梦蝶这个典故,这样的问题古往今来无数贤哲追问过,又有多少人弄清楚?

“李维,这一次你的情况比上两次要好,看来你离完全……清醒已经不远了。可能因为这样,你爸爸才让我跟你聊这个问题吧,他觉得你现在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。”

我猜想莉莉本来想说我离康复不远,她迟疑了一下,换了“清醒”这个词。

“这一年以来,我常常做同一个梦,你在梦中叫我快快醒过来。也许我的潜意识一直知道这是假的,只不过我不愿意去面对真相。我也隐隐感觉到,大概是现实中的自己没有能力抵挡压力,才会呆在虚幻世界里苟延残喘。”

“你现在能想起多少事情了?”

“关于你的事情大部分都想起来了。高中时代的林雪儿就是你,而大学毕业之后的林雪儿……好像不是你?”

莉莉沉思了片刻对我说:“在深圳同学会中你见到的林雪儿是我,那是我们大学毕业之后第一次见面。之后的林雪儿就不是我了。我猜想,那一个林雪儿应该就是同学会那天你跟我说的,对你有好感的女编辑。”

我的脑袋又是一阵刺痛,一个名字突然跳了出来,黎春晓。一个戴黑框眼镜,眼神凌厉的短发姑娘。她就是阿丹的小姨子。

我一下子想清楚事件的始末。在工作那些年里,小组成员有时也会带家眷参加部门活动。有一次阿丹就带了他老婆和小姨子黎春晓一起参加。

黎春晓的职业是一位图书编辑,为了让大家有更多共同话题,他们很自然地说起我喜欢写小说的事情,也把我和黎春晓归类为“文化人”。我和她对小说创作都感兴趣,在写作话题上相谈甚欢。

我对这个姑娘的第一印象不错,事实上也像众人预期的那样,我跟黎春晓有过一些关系暧昧的日子。她曾送给我一支宝珠笔,当作两人相识60天的纪念礼物。后来我们常常一起出去玩,彼此间的好感度越来越高。

我们离正式交往可能只有一步之遥,如果当时我向她表白,我们在一起的成功率应该挺高的。

随着我们在写作上交流越来越多,我慢慢发现黎春晓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姑娘。她强烈建议我写悬疑类小说,并且自告奋勇指导我写作。那篇写得很痛苦的悬疑小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。

有一次我心血来潮买了甜品送到她公司,并顺便接她下班。当时他们正在开会,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不小心碰掉了她同事的相架,发现打赏我两百元的用户就是用那张照片当头像。我感觉自己尊严受挫,之后我刻意疏远了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我和黎春晓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了。后来在我的幻想中,黎春晓就变成了控制欲极强的林雪儿。

咖啡已喝完,我又去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果汁回来。周莉莉正望着窗外发呆,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。

我把果汁放到她面前,她轻轻说了一声谢谢,接下来我们都陷入了沉默。

一种强行压抑着的伤感气氛正慢慢升温,她的眼神有几分慌乱,想必知道我即将会问到的问题。

“莉莉,告诉我,现实中的牧小晴是谁?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发现声音已经哑了几分。

她的眼睛一下子变红,又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就知道你会问起她。”她掏出纸巾慢慢擦了一下眼睛说:“我不知道现实中的牧小晴是谁。据我所知,我们年级并没有一个名叫牧小晴的女生。高中几年里你一直独来独往。大概……牧小晴在现实中并没有人物原型吧。你和牧小晴那个本子还是我送给你的……”

我低下头,强行压抑着汹涌的情绪。其实在更早之前我就知道牧小晴可能只是我想象出来的人物。

为了写好《六月风晴》我翻查了很多高中时代的资料,当时的日记,保存在电脑里面的聊天记录。我也看过我和牧小晴共同写的那个本子,有的文章落款是李维,有的是牧小晴,然而每一篇日记的笔迹都是相同的。由始至终,那个本子是我一个人写出来的。当我发现这件事情,我惊得全身发抖。只不过在片刻之后,我就忘记了之前的发现。

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过好几次。翻查上网记录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看过张学友演唱会的售票页面,也查到银行卡上相应的付款记录。每一次震惊过后我都会慢慢忘记这些事情。也从那个时候开始,牧小晴就常常无缘无故地突然消失,我和她见面的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少。就连送给她的那本《六月风晴》也在我的书架上找到,扉页上那一句“感恩相遇,相守一生”提醒我牧小晴并不存在的事实。

最近半年来,我跟牧小晴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那是因为我时而清醒,时而犯病。当父母想知道我是否处于清醒状态,他们就会假装不经意地向我打听牧小晴的消息。如果我说她还在国外,他们会满意地点头微笑;如果我说跟她有多久没有见面,他们表面上装作平静,内心里大概会哀声叹气吧。昨天母亲所说的“反反复复”就是指这件事情。

“你还记得吗?高三下学期,我们其实已经在一起了,我的照片就是那个时候发给你的……”

莉莉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。我抬起头,见她的眼睛还是盯着窗外,像在追忆往事,又像是躲避我的目光。

“只不过,在高考之前你就提出了分手,理由是‘我们并不合适’。而且,当时你向我坦白喜欢着另一位女生,大概她就是牧小晴吧……其实有时候我也很好奇,你幻想中的理想对象牧小晴究竟是怎样一个姑娘。”

我在手机中翻查了片刻,终于找到一张牧小晴的照片。

“这就是牧小晴,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我将手机递给莉莉。

莉莉若有所思地翻翻眼睛,然后开启手机的图片搜索功能。几秒钟之后识别出那是某个女明星,名字很陌生,我没有什么印象。我盯着手机想了片刻,才记得这张图片是高中时候偶然下载的电脑壁纸。后来电脑重装系统,这壁纸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。再次找到它的时候,它就变成了牧小晴的照片。

看着手机上的人物介绍,我心中百感交集。明明是相伴多年的朋友、知己、情人,现在却变成了一个跟我毫无关系的陌生人。我甚至觉得,不是我神经错乱,而是对方失忆了。

强烈的伤感刺得我心脏发痛,就像过去很多次那样,这样的感觉让我恐惧,我无法接受事实才一再逃避。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手里拿着的是一杯烈酒,大醉一场之后,我还在那个牧小晴的世界里。


下一章 | 一路上有你(47)

第三期中篇小说挑战营已接受报名:【30天中篇小说挑战营】
第三期招募

关于转载问题:请联系我的经纪人
南方有路
青春小说《晴时有风》已经上市,请大家多多支持~

下一章|一路上有你(43)

第三期中篇小说挑战营已接受报名:【30天中篇小说挑战营】
第三期招募

关于转载问题:请联系我的经纪人
南方有路
青春小说《晴时有风》已经上市,请大家多多支持~

相关文章